“我的美女同事,从帕劳回国后被抓了”

awensou 20天前 733

信息来源: 柬漂故事集


“我的美女同事,从帕劳回国后被抓了”



今天的故事,是关于两个女菜农的。


就目前我知道的情况来看,似乎大部分的菠菜公司女菜农都很少,像这样能够一次性蹦出来两个的,还真是少见。


最近后台陆陆续续也有其他女菜农给我留言


她们的经历说起来,要比男菜农更为曲折且无奈一些,后续可能会单独开一个专题。


写一写那些出国做菜农的女孩子的故事。


1


2020年5月15日,身处帕劳的小Y在休息时,看到了一起菜农回国被抓的相关报道。


那个被抓的女菜农阿秋,似乎是她招聘过来的。


小Y刷着这则新闻,思绪似乎回到了18年。


2018年,阿秋刚刚大专毕业。


那时候的她充满雄心壮志,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,拿着简历一头冲进了社会这个大熔炉。


但是进入社会后,她才发现生活从来都不像她想的那么好。


尽管她觉得自己专业知识扎实,但是在面试的时候,各家公司知道她的学历后,大多都是让她回去等消息。


而这意思,也就是出办公室后就拜拜。


阿秋并不天真,她知道自己专科学历和本科学历的差距,因此她最开始对薪资是没有太高要求的,她更需要的是一份能够锻炼自己,让自己将所学知识融会贯通的岗位。


但是一次又一次的碰壁,让阿秋终于明白,自己的专科文凭,很多公司都看不上眼。


毕业后固执的没回家,反而留在这座城市找工作的她,碰壁两个月后,开始有点心灰意冷。


但不论再沮丧,工作还是得看,各种招聘网站、贴吧、微博、qq,阿秋都没落下。


众所周知,贴吧和qq向来是菜农招聘的高地。


通过贴吧找工作的阿秋,就这么和小Y联系上了。


小Y是个菜农,她来柬埔寨种菜差不多2年了,虽然做的是客服岗位,但是当时公司内部有招人奖励,招进来一个人奖励一万五。


所以像小Y她们这样的客服,时不时也会去和狗人事抢饭碗,对此公司人事有点不满,但是毕竟人事跟她们客服和推广不在一处,因此也拿小Y几人没办法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
2


小Y这样一个做客服的人,想要忽悠像阿秋这样的年轻小姑娘,那可真的是招招手就来毫不费功夫。


打蛇打七寸,小Y拿捏住了阿秋的心理,高薪、职业前景一个个大饼砸的阿秋飘飘然,当下就决定去柬埔寨跟小Y一起当客服,挣大钱。


拍板决定后,阿秋去办了护照,签证则是小Y这边的公司直接办理,顺便帮她订了机票。


2018年秋天,阿秋就这么来到了柬埔寨,在小Y的公司当起了菜农。


阿秋直到入职后第一周都没反应过来,自己在柬埔寨从事的是违法行业,毕竟这家菠菜公司打的是“xx彩票”的名义,而阿秋的工作内容,就是与参与赌博的会员聊天,并告诉这些会员如何充值、怎么下注,近期又有什么优惠活动等。


对于阿秋来说,柬埔寨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更别提来西港前,看到的一副荒凉落后模样了。


人不生地不熟,阿秋在公司唯一能联系的就是小Y了。


但是进公司后,阿秋发现,她找不到小Y了。


别说小Y,整个公司似乎有些问题,同事之间称呼都是代号,更别提加微信了,人理都不理你。


而小Y呢,知道阿秋到了公司以后,就安安心心的引导会员充值下注参赌,毕竟不管阿秋最后是否能够胜任“客服”这一职,钱都已经到了她的兜里。


小Y在的这家公司,上岗前都会有人对她们进行2个月的培训,专门培训她们聊天话术以及一起专业的资料。


这时候的阿秋才反应过来,自己似乎干的是骗人的活计,似乎小Y也跟自己透露过?


第一天培训结束过后,阿秋心不在焉的回了宿舍,阿秋的宿舍是混住的,不大的房间住了5个小姑娘,小Y也在其中。


阿秋所有纠结的样子,小Y都看在了眼中,但是她并没有做什么,只是哼着歌计算着当月的薪资,美美的进入了梦乡。


第二天阿秋似乎已经是想通了,再后来小Y听培训的人说,阿秋学习很认真,很快就上手了。


两个月后,阿秋正式上岗了。


小Y工作间隙找机会瞅了几眼阿秋,发现这小姑娘还真的极有天赋,似乎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人。


骗取会员和新用户信任的时候阿秋毫不手软,引导这些人参与时时彩、游艇、六合彩和赛车等网络赌博活动的时候更是信手捏来。


小Y甚至有时候会有种错觉,阿秋不去做推广,当客服可惜了。


3


因为这一行业的特殊性,公司里面的人都很注重隐私。


阿秋后来和小Y相处的挺好,但是她不清楚,这个她当做“好姐妹”的人,就是那个招她过来柬埔寨的人。


对此小Y还挺得意。


客服岗位说起来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稳定了,只要不犯错误,不用担心业绩也不用担心被祭天,虽然说工资没人事和推广高,但胜就胜在压力小。


一年下来,小Y就挣了20多万人民币,至于阿秋,小Y心里清楚,差不多也是这个数目。


 2019年禁网赌令下来后,公司搬迁到了帕劳。


小Y阿秋等人自然也是跟着公司离开。


尽管公司提前租好了办公场地,但是帕劳就那么大的一点地方,菠菜公司争相进入帕劳,尽管主管一个劲的画饼,但是公司里的人心还是躁动起来。


对于一些菜农来说,帕劳这样一个没有与中国建交的岛国,安全却也意味着自己的生死就真的掌控在公司手里。


一些本就想要离开,但是被赔付吓住脚步的菜农,开始蠢蠢欲动。


2019年12月,对于帕劳的一些菠菜公司来说,这个月有点难熬。


因为有菜农跑路或是因为其他原因举报公司,帕劳警方竟然真的出警,将公司查抄或是直接驱逐。


小Y所在的公司虽然人心浮动,但是好歹没人真去警局举报。


然而随着一个客服卷款20万跑路顺便还去警局举报公司的事情闹出来后,小Y她们的日子就没那么轻松了。


卷款跑路的那个客服跟小Y不是一个公司,但是两个公司离得不远。


那家公司被警方查抄的时候,小Y和阿秋当时就坐在不远处的办公室里。


这个公司在帕劳的失败也给很多狗庄敲了个警钟:在这里有人去举报你,是真的会被查抄驱逐的。
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公司管理更为严格,当然,如果有人想要离职,公司也没黑心到什么都要赔付,差不多赎个签证钱和机票钱就行了。


阿秋离职的时候,赔付了一万五,没经过什么扯皮,小姑娘很爽快的就付钱走人了。


但是没想到才离职没五个月,阿秋就在国内被警方逮捕了。


说起阿秋被捕的事情,小Y的语气里似乎有点幸灾乐祸。


“太傻了,在外面赚钱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?再不济先把房子买了,你看看她,还没怎么享受人生呢就被抓了。”


写在最后:


本以为小Y跟阿秋的故事会非常精彩,毕竟两个女菜农,又是招人与被招的关系,撕起来肯定精彩。


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平平无奇,远不如前两天后台给我私信的女菜农来的精彩。


但是不论怎么说,出国种菜的女菜农,背后的故事往往并不是那么三言两语说得清的。


出国后的举目无亲,不论是住宿环境还是工作环境都与之前的认知天差地别,单是那一份坚持下来的心境,就让人无法小看她们。


毕竟有时候,女人狠起来,真没男人什么事。



上一篇:旅老广西(桂籍)企业向老挝五所小学捐赠1.1亿基普爱心物资 为教育护航!
下一篇:老挝一中国卡车撞毁桥梁 致北部13号公路鹏宏至万荣段通行受阻
最新回复 (0)
    • 东南亚在线-菲律宾头条 柬埔寨论坛 泰国资讯 越南生活 新加坡华文 缅甸新闻 马来西亚新闻
      2
返回